新聞中心

所有人都把他当“打星” 其实吴樾是一个演员

來源:都市快報刊發時間:記者:

 

? ? “你们是不是也疑惑,一个打星怎么会来演话剧,而且还是宝爷的《大宅门》?”

吳樾一落座,就直接甩出了大家想問卻不知道怎麽開口的問題。

? ? 7月27日和28日,郭宝昌导演、中国国家话剧院创排的话剧版《大宅门》,由杭州文广演艺集团引进,在杭州大劇院连演两天。作为一部深入人心的经典电视剧,话剧版压力很大。在开演前一天的发布会上,有位《大宅门》的粉丝前来助阵,演唱了电视剧的主题曲。一开嗓,惹得台上一众见惯了大场面的主演们不得不多看两眼:也太厉害了!

? ? 话剧版《大宅门》,观众最好奇的是,为什么找吴樾来扮演白景琦。吴樾也知道这一点,所以在接受快报专访时,他首先就把这个问题摆在了台面上。记者 高华荣 摄影 朱丹阳

? ? 唯一一个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的 武术运动员

? ? 对于吴樾,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能打,他和李连杰、吴京等人一样,都是武术冠军出身。张纪中版《西游记》里的孙悟空、《连城诀》里的狄云、《浪子燕青》里的燕青、《精武英雄陈真》里的陈真,这些电视剧里,吴樾演的都是高手。电影方面,去年的《杀破狼·贪狼》和《狂兽》里也有他。

? ? “打星”这个标志太深入人心,以至于连国家话剧院的院长,都没想到自己的单位里,还有吴樾这号人。当导演白皓天跟院长提议让吴樾来代替生病的刘威演白景琦的时候,结果换来院长的反问:“那个打星?真的能挑大梁?”正因为这样,吴樾更愿意强调自己是一个演员,他自豪地说:“我是中国唯一一个武术运动员考入中戏的。”

? ? 中央戏剧学院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艺术院校,出了很多好演员,电视剧版《大宅门》中白景琦的扮演者陈宝国,就是一个,说起来算是吴樾的学长。吴樾5岁开始练武术,是全国武术锦标赛八极拳冠军和国家武术“武英级”的运动员。20岁之前,吴樾就出演过一些影视,1997年,他考入中央戏剧学院,毕业后进了国家话剧院。也就是说,吴樾的很多作品,都是以专业演员的身份接拍的。但这一层身份,很多人不太了解,吴樾说,“大家对于我是国家话剧院专业演员的身份都很吃惊,就像很多人不知道孙红雷原来是音乐剧专业一样。”

? ? 从《大宅门》粉丝到 《大宅门》主演

? ? 吴樾演到自己的第三部话剧《大人物》时,认识了导演白皓天——话剧版《大宅门》的复排导演。正是白皓天的极力促成,才让吴樾圆了演白景琦的梦。吴樾说,《大宅门》热播的时候,他就是个追剧党,“郭宝昌导演的本子写得实在是太厉害了,当时我在想,要是让我演白景琦那就太棒了。”

? ? 2013年,刘威主演的初版话剧版《大宅门》公演,吴樾也去看了。看完后,他抓着白皓天通宵聊天。这一聊,就聊出了一个好印象。所以当机会来临时,有导演的撑腰,吴樾最终拿下了白景琦这个角色,“院长当时犹豫,眼看实在是来不及了,白导干脆拿性命为我担保,说吴樾一定能行。”

? ? 靠着18天的排练,吴樾就这样入了《大宅门》。

? ? 总导演郭宝昌,也是电视剧版的导演和编剧,在吴樾演完之后,拿出了一串手串相赠。这手串可不简单,原先的主人正是白景琦的原型、北京同仁堂掌门乐镜宇,郭宝昌正是他的养子。

? ? 演完白景琦 对表演有了敬畏之心

? ?《大宅门》有着浓郁的老北京风味和厚重的现实主义取向,因为这是一部有真正“家底”的家族史。“白老爷又痞又雅,撩妹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有文化地耍流氓。他年轻时能背1000多份药方,一身功夫,还有个管家是形意拳的传人。80多岁了,还能用脚扇下人耳刮子。”吴樾给自己的版本增加了武打戏,咣咣咣一阵打下来,台下自然是叫好无数。但是在舞台上“打”和在影视剧里“打”,还是很不一样,首先是骄傲,“有哪个话剧演员能打成我这样?”其次,话剧的现场感与直接“驾驭观众”的感觉,让吴樾觉得要比影视剧更刺激,“影视是导演的艺术,话剧是演员的艺术。”

? ? 演话剧,一场戏下来只有一千多块的收入,跟影视剧的片酬不能比,但话剧给予吴樾的滋养却远远超过这些。很多制片人和导演看过《大宅门》后向他发出文戏的邀约,更重要的是,吴樾在演完这个角色之后,开始意识到真正的表演为何物,“以前演戏,只是喜爱,直到在我44岁出演白景琦时,我才有了对表演的敬畏之心。”

? ? 想拍《侠隐》 结果姜文先买了版权

在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大大小小的發布會裏,有一則吳樾的新聞,他宣布成立影業公司,第一個明確的項目就是自導自演的黑色幽默動作喜劇《一目了然》,聽上去很像姜文的路子,四個字的名字也有點類似《一步之遙》。“我太喜歡姜文導演了。”吳樾毫不掩飾自己對姜文的欣賞,以及自己擦肩而過的遺憾,“有好幾次在社交場合遇到,打了招呼,雖然極力想自薦,但是最終還是沒有開口。”

? ? 还有一个很巧合的遗憾。正在上映的《邪不压正》,吴樾原本也想拍的,“我当时看完原著小说《侠隐》,非常喜欢,就去打听了一下版权,结果得知已经被姜文导演买走。”

? ?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看过这部小说,吴樾还翻手机,找到了当时自己看完后在小说扉页写的一首短评诗,落款年份显示:乙未年。不仅如此,吴樾的“导演瘾”发作,自己给电影码了一个盘子,钦点演艺圈的合适人选来演,“不骗你,我当时就选了彭于晏来演李天然。”那你自己呢?吴樾觉得自己能演廖凡那个师兄的角色,“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文静的人。”